第608章 那一抹剑光
书名:天元仙记 作者:陈若浊 本章字数:3220字 更新时间:2021/02/28 18:21:35

铁画骨眼神一凝,没想到对方竟有如此精妙神通,不但能将自己使出的手段吸收,并能化为己用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他深知这些幽绿气泡的难缠,若被包裹,哪怕以他幽冥鬼将的完全体形态,亦不能轻易破出重围。

他的碧绿葫芦有两项附加属性神通,一攻一防,作为攻击手段,便是这些大小不一的幽绿气泡,此气泡乃是采集阴气,融入了修士的神魂所炼化而成。

其内煞气非常强烈,不禁能够隔绝外间灵力,还能吸收困缚其间修士的灵力,以壮大内里阴魂。

作为防御手段,其幽绿屏障可以吸收对方术法,类似于一项空间转移神通,但有上限,根据对方术法的级别威力判定,一旦超过上限,就会膨胀爆裂。

方才葫芦吸收了雷属性术法,已经填满了其内约莫五分之一的空间,若内里空间填满,则代表已到达能吸收的上限程度。

葫芦吸收术法后,会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溶解消化,因此除非威能超过方才五倍雷属性的术法,或许在极短时间内,连续发出五次攻击,否则不可能攻破其附带防御神通。

这件葫芦曾经在市场估价五十二万灵石,就是因为其强大的攻防属性。

它唯一的弱点是坚韧度不够,比之寻常刀枪剑戟一类的法宝略显不足,盖因其主材料取自幻空腾及灵阴木,故而坚硬度比不上一般矿石炼制的法宝,但这却是此两项附属神通的关键。

百余大小不一的幽绿气泡激射而去,铁画骨朝碧绿葫芦一点,葫芦口冒出一团幽绿气体,形成一个屏障,将百余气泡全部吸收,随后又化作一团幽绿气体钻入葫芦内。

两人这一番交手,勉强算打了个平分秋色,唐宁虽吃了点小亏,但倚靠着绿色灵力的自愈力,体内气血早已平复,震裂的虎口亦恢复如初。

现在形势对他来说很不利,首先是肉身对抗上,他完全不是敌手。

铁画骨幽冥鬼将已修至第三层,肉身坚韧程度不下三阶妖兽,而他修罗之体才炼至二层,两者之间是质的差距。

其次对方的葫芦法宝似乎也比他雷鸣锤神妙,迄今为止,已展现出了两种属性的神通,特别是那幽绿屏障,不仅能吸收他释放的雷属性术法,连那气泡也能吸收。

这代表对方的屏障能够吸收所有属性的术法,效果比之他所修的乾坤颠倒五行一体大法更佳,五行大法只能吸收五行类的术法,雷属性术法却无法融合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这里是血骨门辖地,随时可能会有血骨门的增援人手到来,是以他必须速战速决,否则相持时间过长,一旦血骨门其他金丹修士得到消息,赶来复援,他将进退失据。

此一节是他最大威胁。

唐宁操控着雷鸣锤,化作百余丈大小向着鬼将身形击去,既然雷属性术法会被葫芦所吸收,干脆舍弃掉术法攻击,回到法器本质,以力破敌。

轰隆一声大响,雷鸣锤砸在鬼将盾牌之上,霎时间山遥地动。

鬼将右手盾牌挡在身前,被雷鸣锤击的微退了几步才止住身前,他左手玄光巨剑斩下,雷鸣锤亦微微摇晃。

唐宁双手结印,霎时间天地一暗,半空中一只巨大的手印遮天蔽日,一把向着铁画骨抓去。

那只手掌约莫三四百丈大小,五指如勾,整只手掌布满了密密麻麻五色符字,五只手指分别成青,白,黄,黑,赤五种颜色,对应的是相应的颜色符字。

此正是他晋至金丹后,修炼的另一项神通,五元玄灵手。

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一把将鬼将身躯攥在了手里,其手掌上五颜符字如嗜血的蚂蚁朝着鬼将身躯蜂蛹而去,只几息之间,符字就已布满鬼将周身。

铁画骨心下大惊,以他幽冥鬼将的完全体形态,肉身不下于三阶妖兽,竟然挣脱不了这只巨手的束缚。

他却不知,这五元玄灵手乃是集五行之力的一种封印禁身之法,那密密麻麻的五色符字便是禁身符咒,如今符字布满全身,相当于方圆数里的五行灵力都压在他身躯之上,哪怕他肉身再坚韧,又哪能对抗的了天地五行之力。

巨大手掌将鬼将攥在手中,越捏越紧,鬼将周身已发出咯吱骨骼挤压之声,而五色符字已布满其全身,任他如何顽抗也动弹不得。

雷鸣锤凌空频频击下,鬼将此刻被五行巨掌攥住,毫无还手之力,在雷鸣锤猛击之下,胸膛已完全塌陷。

忽然,鬼将眉间裂开一缺口,内里白光大绽,一道人影自内中倒射而出,正是铁画骨,此刻的他面色苍白,嘴角微带血迹,显然受了些伤。

幽冥鬼将没有了铁画骨灵力神识支撑,只剩一副空壳子,在巨掌和雷鸣锤的攻击下,霎时间四分五裂碎消散于空,其身上五色符字迅速回归巨大手掌之上,遮天蔽日的巨掌其势不减,一把朝着铁画骨席卷而去。

铁画骨身形飞退,双手结印,天地猛然一暗。

其身前浮现一个数百丈大小的玄色罗盘,罗盘衡立半空,似乎将整个天地一分为二,巨大的罗盘缓慢转动,数百玄色锁链从中激射而出,向着巨掌缠裹而去。

巨掌横扫之下,玄色链条纷纷断裂,罗盘越转越快,只眨眼之间,就已激射出成千上万玄色锁链,将方圆天地淹没。

巨掌在锁链的缠卷之下,其势越弱,越来越多的锁链缠住巨掌,终于在离罗盘五六尺之距,巨掌停滞了攻势,其上密密麻麻的玄色铁链缠绕其间。

罗盘随巨掌攻势渐缓而慢慢停止转动,万千玄色铁链光芒大绽,将巨掌捆缚的动弹不得。

铁画骨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,只见他左手背反插入后背中,竟从体内缓缓抽出了一柄尺长的脊椎剑刃。

那剑刃通体玄黑,晶莹剔透,铁画骨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,忽然一口精血喷在巨剑之上,霎时间天地为之一变,铁画骨身体内涌出无数肉眼可见的血红色颗粒,朝着骨刃涌去。

密密麻麻的血红色光粒被骨刃吸收,玄黑骨刃涨至百丈大小,光芒直冲云霄。

铁画骨此时面色苍白无比,整个人似乎被抽去了生机一般,变得无比憔悴,面上老态毕现,连额头上皱纹都生了出来。

唐宁面色微变,感受到那柄光芒直冲云霄剑刃中散发的毁灭恐怖气息,让他心底有些颤栗。

铁画骨也不知修炼了哪门子邪功,瞧他这幅神态,分明是以消耗自身生命力为代价强行摧动的秘法。

这柄晶莹剔透的骨刃居然是藏身在他体内,想必平日里就以他精血为给养,早已与他本人合二为一,此刻一抽离身体,是以整个人显得萎靡不振,老态毕现。

铁画骨全身不断涌出血红色颗粒,骨刃吸收后越涨越大,散发着惊人的灵压。

血红色颗粒终于不再从其身上涌出,铁画骨大部分血肉都随着那些颗粒被吸收,身形消瘦了好几圈,整个人看上去骨瘦如柴。

某一刻,铁画骨霍然睁开双目,但见其双目精光流转,和萎靡不振的神态大相径庭,其一声轻喝,巨大的玄黑剑刃凌空斩下,唐宁以雷鸣锤护住己身,当巨剑斩下之时,他只觉周围空间疯狂挤压而下,让他无法动弹。

巨剑所过之处,空间严重扭曲,仿佛一条错乱的时空通道,不规则的空间波动肉眼可见,相互交叠缠宽。

唐宁瞳孔骤缩,眼看巨剑斩下,倏然一道白光亮起,少女自玄色藤树中而出,矗立唐宁身前,她一身白衣如雪,身负长剑,斜插玉簪,双手抱于胸前,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。

少女回头看了一眼唐宁,微微摇了摇头,眼神中似鄙夷又得意,她轻叹了一声,回身长剑出鞘,霎时间,剑光冲天而起,强大的剑意将方圆近十里之地笼罩,唐宁身前的雷鸣锤微微摇晃,乃是无形剑气的攻击。

少女身与剑合而为一,剑光如一道流星般迎向自上斩下的巨剑,天地似乎被定格。

那道剑光恍若混沌黑暗世界中开天辟地的一点光亮,明亮而纯粹,剑光所过之处空间没有任何波动,包括玄黑巨剑斩下所造成的空间扭曲亦被定格,保持那般扭曲的形态不再变化。

剑光逆击而上,与巨剑相击,白光与玄光交织,两者相持只眨眼间,玄黑巨剑从剑尖崩裂,寸寸断裂。

剑光势如破竹一往无前,击碎玄光巨剑后其势不减,穿过铁画骨身形,从他胸膛中穿透而出,现出白衣少女身形模样。

铁画骨满面骇俱,眼神中满是绝望不可置信神色,身体被剑光穿透后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在剑光穿透他之前,他没有做任何反抗,不是大意或绝望,而是根本做不到,他这一片空间早已被锁死,别说反抗,就连呼吸都难以为继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