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诡术异法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578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07 19:04:16

比起周家或田家的房子,知县府要阔气得多。

院内有前庭、石砌小山,中间是一座主厅,后面还有三栋两层的房屋,这几个建筑合围成了一个口字。按照居住习俗,主厅一般用来待客,侧房为亲眷、子女居住,知县的卧房应该就在主厅的正后方。

府邸中虽然有家丁守夜,但对夜能视物的狐妖来说和固定路障没什么区别。悄无声息的避开守夜人目光,两人沿着房脚轻松爬上二楼,直抵知县住处。

而事实证明,他们并没有猜错位置——即使在这个点,楼里也依然有一间大房亮着烛光,附耳上去,还能依稀听到胡知县焦急的说话声。

“那两个蠢货……怎么还没回来?”

“倘若被我逮到,我一定要拔了他们的皮!”

那两个蠢货是指杜氏兄弟?

夏凡微微一怔,莫非给他们下毒灭口的,不是胡知县本人?

不过现在并非犹豫的时候。

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,此刻就在房中,若能拿下对方,看似摇摆的局势天平就会向他们这边倾斜!

想到这里,他朝黎使了个眼色,接着沉肩一撞。

房门应声而开。

宽畅的卧室里,仅有胡知县一人的身影——这无疑算是各种预想情况中最理想的一种。

胡怀仁也回过头来,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
但很快,他那点惊讶便消散一空。

“你们还真是……阴魂不散啊。”

这反应完全出乎夏凡的意料之外。

他原以为对方会吓得魂不附体,或是立刻大声呼救,而自己只要上前将其一剑打晕,接下来就是找个地方细细审问的事。

这意外的发展也让夏凡心里疑惑丛生,没有第一时间靠拢过去。

“是枢密府让你们来的吗?”胡怀仁坐回到书桌前,背靠长椅道,“杜氏兄弟也是被你们干掉的吧?”

“不错。”夏凡索性顺着他的说法接下去,“你应该清楚自己犯下了何等罪行。恶意谋害百姓、利用邪祟来为自己谋利,判个诛族也不为过!”

“这点我承认。”

“既然你认罪,那么现在就将此事原委详细交代,包括那些被害者的来历,以及背后的送人者是谁,或许还能保住家人性命——”

“哈哈哈哈,”胡怀仁忽然笑了起来,“我原以为是枢密府的态度发生了变化,看来并非如此啊!”

夏凡皱起眉头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虽然我从未跟那帮人主动打过交道,但也知道他们的行事风格——至少在这件事上,枢密府绝对不会询问原委,更不会留我一家人性命。如果你刚才就动手,说不定我还真信了。”胡怀仁的话音渐冷,“当然,就算是枢密府想要我的命,我也不会双手奉上,俗话说得好,狗急还会跳墙呐!”

就在他话音落地的同时,夏凡忽然感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!

“小心!”黎惊声道。

一切都来得太快,只见一个人影从屋顶冲下,正落在夏凡面前。

连带着出现的还有一闪即逝的刀光。

它贴着夏凡肩头斩下,从胸口一直划到了侧腹!

血光乍现!

夏凡向后翻倒,接着在地上连滚数圈,洒出的血迹顿时连成了一条红线。

而对方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,追身跟上,似乎打算再补上致命一击,但此时黎已经挡在了夏凡面前。

用单掌接下对方的直刺后,狐妖用另一只手的横拍迫使对方松开武器,两记后翻拉开了距离。

黎顾不上被短刀划伤的左手,一把扶起夏凡,想要检查他的伤口,却被他伸手按住了。

“放心,我没……大碍。”

夏凡忍住刺骨的疼痛,深吸了一口气。

刚才那道直斩实在来得太过突然,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进行任何防御。救下他一命的,是黎这些天对他的特训——就在寒意出现的那一瞬间,夏凡隐约觉察到头顶的气发生了变化,他几乎没有思考,完全按照特训所积累的本能朝后仰倒,这才使得原本致命的一刀,仅仅只在他身上撕开了一条近一掌长的切口。

“没想到普通方士竟然能躲过这一击,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。”对方缓缓站直身体,也让夏凡看清了她的全貌。“我记得你们并不以身手见长。”

那竟是一名容姿上佳的女子。

她穿着一套开叉短袍,领口开得颇低,甚至能瞧见半边隆起的胸口。大腿从侧面看也是完全暴露,一直到双脚才套了双白袜。这幅打扮对于夏凡而言还好,但放到这个时代绝对算大胆至极的了。

“我见过她。”黎低声提醒道,“小心,她会使用坎术,而且手法跟方士相差极大。”

“嗯,”夏凡从衣袍内侧口袋中抽出一条急救纱布,用力扎紧肩头和胸口,同时心中讶异不已。莫非此人便是杜明金提到过的,被人送来的漂亮女子?问题是姿色不凡的好找,还会术法的就有点稀罕了。那边究竟是什么来头,连感气之人都可以随意赠送?

另外此人躲在屋顶上时,不仅自己毫无察觉,连黎也没能发现她的存在,只能说要么她极其善于隐蔽,要么实力在六品问道之上!

“青子,你会保护我的,对吗?”胡怀仁狰狞的说道,“杀掉这两个贼子!”

被称作青子的女子妩媚一笑,“当然,这是贱妾的使命。”

她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两把造型奇特的匕首,撒手扔向夏凡和黎,随后伏地身子,向两人冲来,黎闪身避过,而夏凡只能举剑格开。

木剑用来对付邪祟或许不错,但面对金铁之物顿时落了下风,这一击格挡尽管弹开了匕首,却也让剑身咔嚓折断。

黎率先逼近女子,双手化作利爪,并辅以幻术震慑对方!刹那间,知县的卧房仿佛成了血海滔天的恐怖之地,连夏凡也感到双脚陷入粘稠的血肉中,一时变得寸步难行。青子更是首当其冲,脸上露出惊惧之色,手脚僵直,犹如失去了抵抗能力。

黎的双手毫不留情的洞穿了对方。

但下一刻,敌人的身影变成了一团烟尘。

这是什么术法?

夏凡还在诧异之际,重新现出身形的青子已窜至他面前!

果然,对方已经判断出狐妖是个难缠的对手,决定优先解决较弱的自己。不过他也早有准备,向前抛出已提前握在手中的铜丝坠——经过几次实战后,他已经摸清了震术雷鸣的特点:此术激发后,若有引子则会以引子为中心,落下一道足以撕裂空气的雷霆。换而言之,他并不需要等敌人近身后再施术,只要保证铜丝坠在自己的注视之下,就能隔空引发天雷。

二重术的威力已足够致命!

然而对方并没有猛扑到底,而是陡然停下脚步,双手快速交错,组合成一连串古怪的手势。

那姿势竟令夏凡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没有药引,也无符箓,女子就这么比划了数下后,一道灼热的火焰从她口中直喷而出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