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乱序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3485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07 19:04:16

考试第三天,夏凡走进旅店大堂时,立刻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氛。

那便是安静。

正在吃早餐的人大概有十来个,如果是平时,相互打听消息或结交朋友是再常见不过的事,但今天却谁也没有主动开腔。

不止如此,连他们坐的位置都拉远了许多,每个人之间至少隔着数步距离,就好像在提防着什么一般。

如果被远离的人是世家弟子,他倒还能理解。可偏偏堂内坐着的,都是普通考生。

甚至当他进来时,不少人将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,那眼神中若隐若现的冷光,令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这又是什么情况?

难不成自己昨天在斐家面前的那番举动,已经传遍了青山镇,让自己成为了众考生的眼中钉、肉中刺?

不至于吧……如果他们真有这般“团结”,昨天早该冲破了斐家防线才是。

夏凡按下不解,按照昨日的惯例点了一份蒸窝头,以及一包卤牛肉。

就算狐妖说过不会再来,但……谁知道会不会真香呢?毕竟这个定理适用于任何一个多元世界,他提前做好准备总不会错。

即便对方不来,他还能自己消化掉嘛。

吃完窝头,夏凡打算再去后山转一转,看看能不能多发现点什么。早上的露水虽重,蚊虫却相对较少,若沿着轨道周围走,或许可以比上一次探索得更远。

出了旅店,他意外的发现今天活动在青山镇里的人,似乎少了许多。

而前两天,哪里都能看到四处花钱打听的考生。

这到底是他们的钱不够用了,还是狐妖晚上太努力了?

就在夏凡暗想之际,前方的街巷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呼和,以及快速而杂乱的脚步声。

只见一人率先冲出巷口,神情惊慌无比,而后面紧跟着又跑出了四五人,手中都握有木剑。

显然,前者正在被追逐。

“夏兄!快、快跑!”

凑巧的,那个被追逐的倒霉蛋竟是熟人——魏无双。

还来不及等他避让,后面的那帮人已经注意到了他。“两个就两个,我们人多,都围起来!”

话音刚落,其中两人便已超过魏无双,一步堵住了夏凡的退路。

这下他连假装看风景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望了眼呈包围状收紧的五人,夏凡头疼地拔出了自己的木剑,“等等,谁能告诉我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小心……他、他们在打劫考生!”上气不接下气的魏无双好不容易才答道,“我、我被他们用交换新消息的借口骗出去,到地方才发现情况不对——”

“让你动手快点,非得给人瞅见破绽。”带头的黄衫男子瞪了同伙一眼,转头对夏凡笑道,“其实我们也不想弄得太僵,只要你们交出银子和药包,我可以让你们走。”

“你们的钱花光了?”

“还剩那么一点,”对方倒也没隐瞒的意思,“不过撑不到士考结束就是了。能挖到灵火的地方现在被世家占用着,我们只能等后面几天的机会。”

“如果把钱给你,我怎么办?”夏凡指了指自己。

“你?”四人互相望了眼,露出一脸好笑的表情,“兄台,三年后再来如何?这次就先成全我等。”

“哪怕我们素不相识?”

“喂,你少装傻了,这跟认不认识有什么关系?”被黄衫男责怪的矮个子向前一步,“到如今这地步了你还不明白吗?考官分明就不打算让大家都顺利过关,谁的拳头大,谁就能在青山镇待得更久!我们兄弟只能集起这么多人,吃点世家弟子留下的小虾米而已。”

“没错,像你们这样的,根本就没可能通过士考。”黄衫男子毫不掩饰道,“就算能躲今天,也躲不过明天、后天。现在的青山镇,早已不是什么安全之地,到处都有像我们这样的人,甚至据我所知,还有人打算向世家动手。所谓相遇便是缘分,与其便宜别人,倒不如交给我们。”

夏凡不禁想起了之前在大堂里见到的景象。

原来如此……他顿时恍然,这就是气氛不对劲的缘由么。恐怕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察觉到,还在青山镇里的参考者,正在一点点从考生变成猎人或猎物。别说打听消息,就连正常交流都成了一件冒险之事。所以大家才会相隔老远坐下,一语不发。

至于他走进大堂时投来的目光,只怕其中既有防备,也有审视——审视他是否能成为一个理想的猎物。

“大哥,跟他废话什么。”另一个脸型颇长的“马脸男”不耐烦挥了挥手中的木剑,“就这一棒子下去,还由得他不给钱?能给他留件衣服穿,都算我们心善了。”

“哥,我记得这家伙!”忽然有人道,“昨天就是他在斐念面前戏耍了大家!如果不是他,后面的人也不会生出退意来。这家伙恐怕和斐家是一伙的,不能轻易放过他!。

“你也听到了?”黄衫男一脸为难的说,“我的话现在还有效,若是把钱和药包交出来,我让你们走。但等下就不好说了,别让我难做。”

“喂,你能对付几个?”夏凡压低声音,扫了一眼魏无双。

“我、我不知道……我从来没和人打过……”后者战战兢兢回答道,全然没了一开始和他打交道时的那份自然。

他也并非没有怀疑过,这场遭遇是不是一次真的巧合,不过就魏无双的反应来看,这要是演的未免也太逼真了点。

“算了,等下有人打你的话,你就护住脸,明白了吗?”

“只用挡住脸就行?”

“没错,只要脸没事,别人就不会知道你被暴揍过。”

“啊?”魏无双不禁一愣。

而夏凡已经从怀里摸出了药包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是你自找的!”黄衫男子一看见药包便什么都明白了,“弟兄们,给我上!”

“蠢货,这么近的距离,你还想准备方术?”马脸男一马当先,怪叫着举剑扑上前来,“找死——”

他话还未说完,夏凡便将药包朝他脸上扬去。

包裹散开,漫天的灰尘与他撞了个正着

“这是……咳咳……是什么术法?”

回答他的是当头一剑。

随着一声闷响,马脸男被直接劈倒在地,再无动静。

夏凡趁着人群大乱,屏息出手,瞄准的都是对方的脖子、腰间、裆部等要害部位,确保一击就能令其失去战斗力。

这也是便宜师父教他的街头斗殴第一原则——先手必胜、后手遭殃。方士受到引气的影响,反应和速度本就超过一般人,以有心算无心,他这十年算是打遍长街无敌手。加上思路开阔、常能举一反三的“天赋”,连师父也称赞他天生就适合混江湖。

相比久经实战历练的夏凡来说,其他人就明显逊色了许多,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提防包里的东西,反倒一个个瞪大眼睛,想要看看他取什么药材出来。

这无疑加强了撒灰的威力。

“大哥,这、这好像不是方术,就是普通的灰!”

“咳咳,我管它是什么,快给我……咳咳……干死那家伙!”

虽然在进入青山镇前,所有考生只准携带一个药包,但并没有禁止更换药包里的东西,或是自制新的药包。夏凡自然也不会只带一包灰尘糊眼,斗殴的第二原则便是不动则已、动若雷霆,不把敌人彻底打服绝不停手。

第二包灰撒完后,他身边已无一个站着的人。

黄衫男也不例外。

他被一击干净利落的斩击打中脖子,当场昏迷过去。

从出手到结束,总共也就十来秒。

魏无双倒是很好的执行了他的建议,开打的那一刻便抱头蹲在地上,除了满头灰尘以外,基本没挨几剑。

“起来吧,已经结束了。”夏凡说道。

魏无双这才小心翼翼的松手起身,他惊讶的环顾一周后,不敢置信的望向夏凡,“你……居然这么厉害?”

“厉不厉害得取决于对手,而这些人……估计也是第一次干‘打劫’的事。”夏凡俯身抓起一人抗在肩头,“你也背上一个,我们得抓紧时间,免得他们再醒过来。”

“再醒过来?”魏无双脸色一变,“夏兄,你不会是想把他们……”

“你在想啥呢?”夏凡白了他一眼,“谋害考生会立刻失去资格,我只是要把他们丢到桥那边而已。当然,是在彻底搜刮之后。”

有无银钱并不是考试失败的触发条件,万一这伙人醒来后宁可住野外也要报仇一把,那就十分麻烦了。不如直接送他们过桥,只要扔过边界,他们就不可再踏入考场一步,也算是一劳永逸的做法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魏无双稍稍松了口气,“对了……我被他们带到巷子尾时,看到那里还躺着两个人,应该是之前被骗的考生,要不要把钱还给他们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”夏凡打断道,“他们醒来后自然会明白发生了什么,也找不到我们头上来。就此退出或许对他们更好——若连这点情况都无法应付,考上方士反而是害了他们。”

魏无双微微低下头,眼中的神色一时有些复杂。

“你也应该考虑一下,是不是提前离开更好。”他没有避讳对方的心情,而是直言道,“这才第三天,钱银的影响就到了这个地步,接下去冲突只怕会愈演愈烈。有一点那个骗你的人说得没错,青山镇已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