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四二章 精细化治理
书名:华夏一家 作者:血沃中华 本章字数:2297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01 01:28:28

晓军笑嘻嘻说他想得美,屁股都骑烂了才到的天水呢。两弟兄立刻哈哈大笑。

他问和尚呢,咋不来见他?

和尚就是张晨光,他的第一个贴身警卫,敢打敢拼的铁血汉子,已经做了陕西的军界老大。

晓军说和尚不敢来,怕他批评,在长安城里等着呢。

呵呵,那兄弟知道他脾气,不喜欢迎来送往的。

晓军叫人牵来了三匹健马,乖乖,两匹红色马里面居然有他那匹汗血宝马。

他一脸懵逼地看着晓军。

晓军说看啥子看,是玉娇嫂子要弄过来的。

还在说话呢,玉娇已经过去牵马了,几步上去一把就去抓过了汗血马的缰绳。

莹莹过去接过另外一匹枣红马,让他去骑大白马了。

他骑上白龙马想起了唐僧,奶奶的,真是唐僧啊,个个美女都恨不得把他吃来骨头都不剩。

七日后,一行人来到鸳鸯湖,晓军已经将那顶结婚时用过的白色帐篷给搭起来了,这次玉娇同学不下去调研了,就在湖边观景。

他让莹莹带队下去,自己陪着玉娇观景、和汪思贤一起钓鱼。

玉娇问他咋个想起钓鱼来了,不是不喜欢的嘛。

他说是陪老爷子呢,自己耐心也不够,得用钓鱼来磨磨。

如成都三月天的鸳鸯湖,早已是草长莺飞,空气中满是油菜花的香味,香的迷人,香的醉人。

晚上和晓军一起去烧烤店吃酒,他问有没有想过换个地方干?

晓军说没有,疑惑地问他是不是有新的安排?

他说:“还没给老曹讲呢,想让你换个位置,一地的军政主官不宜长期原地不动。”

“为何?担心兄弟有二心。”晓军笑着说道。

“是啊,那么久呆在这里,也不来看当哥的,鬼知道你在干啥子。”他笑呵呵地举杯叫干了一个。

接着说:“为了解决地方主官思维僵化和军阀割据的问题,后世采取的制度就是官员定期轮换,异地任职。

我们也得慢慢建立起这套制度,不能仅仅依靠兄弟感情,那是典型封建残余。

我想先从你这里开始,免得其他兄弟产生怀疑,生分了。”

晓军夹了好几颗黄豆吃了才说:“只要能报仇就行,我不想闲着。”

“心中装的仇气太重,不好。该让你老婆教你绣绣花,养条狗来溜溜,磨磨性子。”赵晓兵一边喝酒一边开导晓军。

“要说那蒙古人犯下的罪恶,你带兵杀了人家何止百人,千人,早就抵消了。”

“我忘不了。”晓军干了,将酒杯重重地放下。

赵晓兵给他满上,“去陕西吧,再给你五年时间报仇,一个人去,不许带一个助手,做的到不?”

晓军听了,瞪大眼睛看着他,说不出话来。

他问:“咋了?不愿意还是不相信?”

“相信,当然愿意。”晓军兴奋地说道。

赵晓兵看了他一眼说:“小样,又没给你发勋章,高兴啥。是叫你给其他兄弟做榜样,只带着老婆孩子和警卫去上任。做的到不?”

“如何做不到,就按二哥说的做。”赵晓军高兴得像个孩子,端起酒来要他一起干,两兄弟仰脖子又干了一个。

赵晓兵告诫他去陕西可不像在甘肃干了,陕西地大,人多,投降安置的部族还不少,得多动脑子,精细化治理。

晓军激动的只顾着点头。

他问:“那甘肃这边谁来主持?张晨光过来显然不合适,只能做副主任委员。让郭虫麻来干如何?”

“二哥放心,我没话说,二哥真的放心他?金人呐?”晓军很认真地说道。

“有问题?你不也是蒙古人呢。”他问。

“不是,郭公坦坦荡荡,绝无二心,可他是金人,大宋历来看不起的,我,我是你兄弟嘛。”

“现在是新宋了,放眼四海皆兄弟。只要一心为国,管他过去是什么人。让他上来做主任,青甘人服他不?”

“郭公一身正气,定能服人。”晓军郑重地说道。

“郭公年龄大了,身体不好,不宜再领兵杀敌上前线,我走了你找他吃茶,就说是你推荐他做的,不再去领兵了。”

晓军知道他的意思,是让老郭领他个情,便不再说其他的。既然他哥都将事情计划好了,那就照他哥说的去办。

次日,玉娇穿着红裙,骑着汗血宝马在前面跑,叫赵晓兵骑着大白马在后面追,在一遍金黄的山谷里像一团火一样飞来飞去,开森极了。

回程时居然要他抱着两人一骑,赵晓兵知道她喜欢浪漫,有意让莹莹都下去,任她施为,免得女人间相互吃醋了。

玉娇躺在他怀里,说她好想在菜花地里睡一觉。

赵晓兵说她疯了,浪漫还是要找好地方嘛,让警卫看见了如何是好?

说着将嘴巴抵过去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嘴。

第二天,赵晓兵刚刚喝晓军商讨一阵甘肃的发展,玉娇就来带他去看他们家的水力榨油坊,油菜花在整齐的梯田里次第开放,山谷里流水潺潺,空气清新迷人。

走近了却见榨油坊空无一人,院子里铺着红色的毯子。机器都还是热的,人呢?

玉娇转身抱住他一个长吻,说她已经安排好了,周遭只有他们俩,她要在这里好好享受一番她的盘中餐。

赵晓兵秒懂,知道了这个看似高冷小女生的良苦用心。

他也想找找天作帐来地作床的感觉,于是两人开始放飞自我,双双倒向红地毯了。

两只鸟儿彻底放飞自我,纵情歌唱。

呵呵,小女生是料定有流水的声音掩盖,啥也不顾,只管开森了。

良久,归于平静之后小女生长吻他一个说终于不枉活此身了。

他说小样,真心喜欢,可以再来一次的?

女生说算了,每一次的感受都不一样,留着回味就好。

躺了半天,两人去溪边沐浴,换好衣服幸福地回去。

玉娇给他讲,榨油坊的效益好哦,后来这里又从罗城进了好几套设备,建起的榨油坊早已不止一家。

菜籽油卖给蒙古,喂吾儿,察合台,赚了不少钱,掌柜给她存了好大一笔呢,这些天的开销全是她自己的钱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